■ 章氏文化研究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研究动态 | 通知专区 | 西岩文苑 先祖业绩 | 寻根溯源 | 祖迹寻踪 | 当代章氏 | 领导关怀 | 众手解难 | 捐资芳名、理事会成员 | 章氏论坛
  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先祖业绩 >
站内搜索:
 
江阴章氏旧话三则
时间:2015-04-18 07:51来源:未知 作者:章 庠 点击:

 

章庠:字景序,号野舟。江阴融入山章氏第八世裔孙。生于元至正甲申年(1344)。其祖父章文,元至正戊戌(1358)卒于松江雷泾乱兵中,失屍。父章齐寻求尸体不获,绝粒哀恸阅七日而殁于松江。时至正戊戌九月十五日,书“蓼莪”自章遗子庠,掷笔而逝。洪武甲子(1384)庠奉祖章文衣冠及父章齐柩葬之江阴君山先垄。
章庠隐居江阴敔山讲学不仕。元至正张士诚窥江阴、太祖自将救之,士诚遁、康茂才追败之于浮子门。至正二十六年正月祭未(即1366年正月初一),明祖为吴王时微行敔山湾,访章庠,知其业儒,造其庐,手书“文章华国,诗礼传家”八个大字于门屏,其御笔则为县令饶元德携去,又有御赐儒籍,敕并野舟为号,太祖还应天。太祖登极后,洪武癸酉(1393)章庠被明太祖征之,会云南贡训象,至命赋诗称旨,特授江西袁州知府(袁州即今宜春)陛辞予以一匦诚其,到任始发及莅袁开视则前守以贿败而刳其皮以纳诸匦者也。章庠悉心为民,岁饥馑停征,复便宜发仓赈济,竟以获罪,洪武乙亥(1395),卒于官,年五十有二。
诗:象兽产异域,狰狞势莫敌。
    其形兀如堵,其鼻孔有力。
    其牙利器用,其性人莫测。
    远方珍重之,往往献中国。
    羁之以岁月,豢之以水食。
    能拜或能跪,一驯良可惜。
    此兽知化导,终身荷天德。
    人性岂不良,凶顽反不及。
    野愚贼短篇,感物长叹息。
 
 
 
章卫南
 
章卫南,字利川,号萦波。江阴敔山章氏第二十一世裔孙。邑庠生,雍正壬子(1732)十月二十九日生。嘉庆戊辰(1808)八月二十四日卒。
萦波公系江阴东章(笏山支)开族之重要人物。幼年失怙、甫十月父文焕公卒,赖寡母抚育,至成年后,交友不慎,喜从恶少游,新年诸恶少发起掉龙灯,萦波为人怂恿,司掉龙头,夭娇若真龙,不意为人所指摘,叹彼习于下流,不务正业。萦波微有所闻,即深自悔悟,归家长跪母前,涕泣愿悔过。自是痛改前非,举动谨饬,判若两人。助母纺织,勤谨逾常。数年后,略有积蓄,即于花桥堍设布摊,专意经商,家境日裕。
萦波公性仁慈,喜行善事,某年有姑媳二人,以负人十千文,债主催逼情急,赴观音寺巷将投四眼井自尽,适为萦波公所见,询知颠未,即以十千文代彼完债务,保全姑媳两命,自此营业益盛,由布摊而布庄、而钱庄,称富室焉!迨少子午桥公嘉庆四年(1799)中武进士,侍卫广东南韶连镇总兵,萦波又作封翁矣!富贵逼人而至,未尝非厚德之报,非偶然事也。
萦波公临殁,遗命儿孙必成其志,捐义田亩千贰百余亩,祭田贰百余亩,修笏山支宗谱、建宗祠、创义庄。而后于嘉庆壬申(1812),首先完成从敔山老谱中分出独立的笏山支宗谱,于道光乙酉(1825)在江阴城东内羊巷里建成“章氏支祠”,整个建筑飞檐门拱,雕梁画栋,气势不凡,确属江南难得一见的一所章氏支祠。咸丰戊午(1858),在宗祠东首建成章氏义庄,房屋共有30余间,在义庄的广场上坚有石牌坊一座,上刻有“乐善好施”四个大字。历经40余年。
萦波公生有四子,十一孙,二十七曾孙,元孙五十六人。在南闸谢园建有萦波公及四个儿子的墓园,墓前树翁仲、石象、石马、祭台等等,每年的清明祠堂召集萦波公的后裔遗孙集体去上萦波公的祖坟,进行祭扫,结束后方可上各家自己的墓地去祭扫。
章培庆
(一)
我邑章氏,向有两系,住东城者称东章,住西大街者则称西章,各建宗祠,各修谱牒。东章则在清乾嘉时由章萦波开族,少子章午桥,中嘉庆四年武进士,任广东南韶连镇总兵,其族始大。子孙多读书人。至清末,有章际治发科,乃称极盛。西章世充县署吏员,於洪杨乱前,章培庆充当忙漕总书。时值沙洲大饥,沙民将成饿殍。章培庆即便宜发积谷,办急赈。惟积谷赈饥,必须请而后发。章培庆恐转辗稽迟,饥民难沾实惠,故行而再请。当将积谷款项,以一部分施赈,以一部分置办纺车布机,发给沙民,令其纺织度日。彼时洋纱尚世出,手工纺纱,能获厚利。谚所谓“锭子头上出黄金”。纱布之利,可概见矣!一面在沙洲冲要之处,筹设当牛所。表面收当耕牛,实则代农民饲养耕牛,沙民赖以全活者,不可数计。讵积谷动用之后,向江苏藩司详报,竟遭驳斥。且有仇家赴省控告,诬章培庆侵吞积谷,由是被逮解苏。培庆虽以实情抗辩,省峰搁置不理,将以蠹胥例从严拟办,祸且不测。但章培庆问心无愧,虽居囹圄,处之坦然,以为天道至公,必能佑我。在章狱最急之时,其次子章宜甫乡闱中举,其余三子,亦均入学。宜甫於榜发后,即以新举人资格,率领兄弟们,冠服整齐,至苏州巡抚衙门跪门。自早至暮,长跪不去。如是者三日,巡抚某氏,置之不理。藉两江总督曾国藩幕宾桂香亭之力,始得无事出狱。次子章宜甫,即黻云、翥云之父,荪宜之祖也,仕到直隶延庆州知州,甚有政声,殁於前清光绪中。民国以来,黻云亦任福建南安县知事。宜甫与兄弟,共为四房,丁口兴旺,子弟亦多温厚老诚。前辈皆谓章培庆隐德所致,为善必昌,此为证凭,幸读者勿以迷信迂腐嗤之也。再上月闻庚兄陈翰青云,渠前年任事京绥铁路时,曾屡经延庆州。该处人民至今犹念章宜甫德政,且为取一外号,惜陈已忘去,仅忆其意义,为刚正廉明。观乎此,则宜甫政绩不凡,可想见矣。
(二)
章培庆以散发急赈,拯救沙洲灾民,解苏下狱,得两江总督曾国藩幕宾桂香亭援手。怜其四子皆读书人,狱乃得解。桂香亭,为曾国藩之红人,以道员在曾幕中,曾甚信任。是时桂衔曾命,由宁到苏,与苏州巡抚接洽公事。桂进抚院,落官厅,即睹章氏四弟兄一字儿长跪阶下,颇以为异。遂命人诘颠末,章宜甫乃顿首直陈,且谓我等长跪此间,已三日矣,禀帖无法呈递。日闻斥逐之声,迄无矜怜之人。桂香亭索禀观之,当谓章子曰:“此禀,吾为汝等面递中丞可耳。”章等感泣叩谢。未几,桂香亭入见巡抚,谈公事毕,即於靴统中取禀奉巡抚。谓适以多事,代中丞收得词状一纸,请为核办。巡抚阅后不悦曰:“此系奸胥恶计,将藉朝廷科名,开脱已罪,吾已命人绝之矣!足下不必过问。”桂香亭自恃曾之红人,不甘受此钉子,复进言曰:“吾闻行善者,子孙必获善报,区区一胥吏,而四子皆得功名,前程且难限量,是子孙已得善报也。则该吏之非恶人,无疑义矣!案中定有隐情,中丞对於此案若不办,吾回宁后,可请曾侯办之(曾封一等毅勇候)”。以此不欢而散。桂乃命人知照章子,作无益之请,而不言其故。桂香亭公毕回宁,果以此案向曾国藩言之。曾遂以两江总督令箭,到苏提取章培庆。章氏合门惊骇,惶惶无计。不料数日后,章培庆已款段回乡;始知曾候之保全善人,令箭提取,正欲释之也。至章培庆之行善,平时之无善不为,他人尚能踵放,独於未作总书之前,自认做贼,救活萧姓婢女一事,则为任何人从所难能。盖章培庆本充粮厅衙门书办,后入县署作吏员。粮厅衙门,公事清简,收入菲薄,境遇颇窘。每当暇时,辄至邻佑萧姓门首米店中闲坐。某日,萧姓婢女自外归,适於此际,有人以大洋一元购半五年。店主接洋,遥掷账桌上,此时婢女适由来店账桌旁经过。店主一面量米付买客,并找出钱若干(其时米价,每石不满两元),待回身取洋,洋已不翼而飞。其实此洋,当遥掷时,已抛入账桌靠隙缝中,为桌屉下缘所阻,未能坠地。店主觅洋不得,反诘买客,买客不承,询之章培庆,章亦言洋已付过,且闻桌上掷洋之声。於是店主乃疑及适所经过之婢女,决系婢女所窃,以告女主人。主人遂将婢女拷问,备受非刑,身无完肤,并逐婢外出。翌日为章培庆所闻,欲全婢女全命,乃急赴店自陈曰:“昨日之洋,实为我取,今反累及萧婢,心殊不忍,特将原洋奉还。”店主颇怨培庆,且鄙视之,萧婢得以无事。由是章亦不再赴米店。阅数月,已届年终,米店循例扫除烟尘,移动桌,桌旁之洋,随地发现。店主一再寻思,忆及前事,始知章先生亦受冤,乃访章还洋。询其认窃之故,章答曰:“我不权忍一时之辱,承认洋为我窃,则萧婢必死,何能看死不救耶!”店主曰:“我始以先生为非君子,藐视者数月,罪甚罪甚!”章亦笑曰:“我之不复至宝号者,正为此也。”
(三)
章培庆任户粮房总书时,尚有更大之阴德,行於急赈之前也。盖前清咸丰六年(1856),我邑亢旱成灾,全县农田颗粒无收。是时江阴知县,则陈延恩也。培庆请於知县,已屡次详司报灾,惟均遭驳斥,恐难全数蠲免。而民力实有未逮,章再请求知县,带印赴苏力争,若不得请,则不回任。缘岁逢大饥,人心惶乱,倘欲启征,必激民变,县主前程,仍不能保,反多危险,不如挂冠而去,赚得美名也。知县陈延恩,亦读书人,志在爱民,颇韪其议。惟所迟疑者,则全年忙漕蠲免之后,县署政费,将无所出,为将奈何?章培庆锐身自任曰:“是非难事,总书筹之熟矣,庸县主顾虑也。”於是知县陈延恩,放胆带印赴苏,日至巡抚藩司衙门,为澄民请命。未几,果得请,所有咸丰六年全年忙漕芦课,全数准荒蠲免。知县仍旧回任,办理灾荒善后事宜,澄民大悦,咸颂功德。至县署政费,章培庆既一力担负,自应设法筹措。其法可称绝妙,既不使县宰为难,又不令贫民受损。章乃以搜捉富户白契,为救济办法。将所得罚款,一半奉之县主,一半留作开支,绰乎有余,知县大得实惠。至其捉契要诀,系与经造书联合。富户购买田地,而匿不投税契纸者,甚难隐匿。盖彼有资购产者,必系殷富之户,略施罚办,害於理。前清官吏幕友,其老司刑名者,以妄杀不辜为戒,恐造孽也。师以勖弟,父以诏子,常以与其失入,无宁失出为秘诀。其职司钱谷者,尤以坐视饥馑,戒灾不报,报而不准为大戒。而以为民请命,蠲免赋课为善政。亦系师弟传授,认为种德之本。至刑名与钱谷造孽之比较,吾师泾县吴履和夫子尝谓刑名失入,只冤杀一二人;而钱谷杀人,能於无形中杀数十万而不力,下民之情,不达上峰,则数十万人受害矣。是以地方有灾,无论其为官、为吏、为佐治人员,为地方绅董,万万不可膜视,错过莫大阴功。观乎章培庆以一总书,植心仁厚,子孙兴盛,为善必昌,古人不我欺矣!
注:章培庆,江阴山章氏第二十九世裔孙(塔前支)生于嘉庆年间。
    培庆次子,成义,字宜甫,同治庚午举人,光绪壬午特授宣化府,直隶延庆州知州。

 
 
 相关链接
· 明清章氏进士录
· 丰碑长耀 光照后人
· 章道鸿与石安梅鱼
· 江阴章氏旧话三则
· 明朝重臣章溢的传奇人生
· 南宋武状元章梦飞
 

官方网站:章氏文化研究网
友情链接: 池州市章氏文化研究网 浦城县人民政府 百姓宗祠网 上海地区章氏宗亲联谊会 广东章氏联谊会 三门县章一山纪念馆、海游章氏文化纪念馆 闽东分会海峡章氏网 安庆章氏文化研究会 镇海庄氏 姓氏321文化网
网站主办:章仔钧练夫人研究会
首页题字:
章宦余
鸣谢:
感恩参与建设网站的王侯、黄向阳、朱钊范
法律声明:
严禁转载本站格式或内容《知识产权法》 浙ICP备07029860号

华博合乐8娱乐城
正规Bet娱乐城